今日要点:

科技:滚动 | 互联网 | IT业界 | 通信 | 人物 | 访谈 | 深度 | 图集   手机:新品 | 靓机 | 导购 | 测评 | 维修   数码:相机 | 笔记本 | MP3 | 家电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科技频道 > 业界资讯 > 互联网 > 正文
怕孤单又怕交际 这款“伪交际”APP为你而生
时间:2017-06-13 19:07:49    来源: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科技首页    我来说两句()

怕孤独又怕社交 这款“伪社交”APP为你而生

华中科技讯6月13日消息 据大西洋杂志报道,作为一款“社交应用”,Binky具有一个社交APP所应有的所有功能:发帖、点赞、评论,还有无限滚动的时间轴。咋一看上去,它与Facebook和推特并无不同。只不过在Binky中,这一切互动都是假的。

准确地说,这是一款“伪社交”应用。

当你打开它,然后滑动屏幕浏览。人物、美食和各种物体的图像在屏幕上闪现又消失。这些内容像所有社交网络上一样五花八门无奇不有:太阳灶、心理学家斯金纳、鞋子、橘子酱、运动文胸、迈克尔·杰克逊、印度象头神、绚丽极光……这些都是“Bink”,Binky上对帖子的称谓。

你可以点击帖子下方的星星图标来为帖子点赞,点赞的同时屏幕上会显示纸花爆炸效果。想要转发别人的帖子也是可以的。向左划表示不喜欢,向右划表示批准。如此重复往返无穷尽。

诡黠的是,所有这些都不是真的。Binky是一个伪社交应用,除了你以外并没有其他人在用它,里面的内容和互动都是计算机模拟出来的假热闹……像《楚门的世界》令人震惊又若有所思,然而这可能正是智能手机用户想要——同时也是需要——的APP。

既然没有人看,帖子内容在Binky里无足轻重。比尔·盖茨在1996年宣布“内容为王”(Content is King),当时他的意思是信息时代不仅让电脑厂商赚钱,普通人也可以通过创造数字内容在网上赚钱。盖茨引用电视的例子:电视催生了很多行业,但广播业者——意即内容创造者——才是长期赢家。

盖茨的观点对错皆有。无论是电子商务还是社交媒体,“内容”确实在过去二十年里创造了巨大的利润。但是硬件设备也产生了巨大的财富,富可敌国的苹果便是极好的例证。随着Facebook、谷歌、Uber、微软、亚马逊和其他一些公司的兴起,“内容”一词摆脱了“思想”的局限含义,开始成为机器、服务、媒体和想法的融合。科技对生活的影响总是比它传达的内容本身更重要。

媒介理论家马歇尔·麦克卢汉(Marshall McLuhan)认为传媒本质是行为机制,而非思想传递的渠道。他有一句著名的话“媒介即讯息”,意在强调内容青睐对其有利的媒体形式。对麦克卢汉而言,单个书籍、电视节目、报纸文章、电影和软件项目的含义无足轻重,更重要的是这些媒体如何影响和改变了人们的思考和行为方式。譬如,得益于印刷的一致性,“书籍”这一媒介形式创造了一个崇尚知识的社会。

智能手机对社会的影响逐渐演变。当第一代iPhone问世时,游戏设计者兼作家伊恩·博格斯特(Ian Bogost)认为它只是极客的瓷娃娃——一个供人拥有和把玩的科技玩物。几年之后,手游、APP和社交媒体让智能手机变的无所不在。博格斯特认为这个小巧的设备已经成了新世纪的香烟。它就像香烟吸引过去的人一样让当代人欲罢不能。

无论是瓷娃娃还是香烟,它们的内容无关紧要,重要的是它们如何改变了人们的行为。单就智能手机而言,看到和触摸它们比处理手机里的信息更重要。

Binky的设计故意嘲讽意义。每个帖子都是一个有标签的图像,随机呈现给用户。点赞和转发都是你一厢情愿自娱自乐。评论设计比较有意思:每点一下键盘都会弹出一个预先设定的词,于是原本你想说的话变成一堆热情洋溢然而不知所云的东西……你打了很多字,可你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。讽得一手好刺。

怕孤独又怕社交 这款“伪社交”APP为你而生

Binky是一个既没网络也没社交的社交网络应用。不过,正如APP介绍自诩“有史以来最无压力的社交媒体”。Binky不像推特或Instagram那些真实社交APP那样令人满意,而是比它们更令人满意。Binky上所有的帖子都是那种人畜无害的日常风景和景物图片。如果某个帖子不讨你欢心,可向左滑动将它屏蔽。除此之外,Binky也不会为点赞和转发计数,激发你的数字敏感。

Binky的作者Dan Kurtz原是位游戏开发者。Kurtz称应用程序的创意部分来自在候车时阅读Facebook和推特更新时的感受。“我并不想参与任何东西,但我就是想看手机,仿佛我本应如此。”于是他尝试将内容从状态中剥离,最终得到的即是人们真正想从智能手机上得到的东西:不是段子、照片和视频,而是重复往返的滑动与点击,并看到手机呈现相应的反馈。

顿悟又惊悚。

Binky提供了麦克卢汉理论在智能手机上的演绎。触控操作的新鲜感早已不复存在,强烈的使用焦虑又普遍存在。

智能手机的普及鼓励用户创建内容,这些内容为在背后搭建服务的科技巨头创造价值。这些企业将人们的注意力转化为收入和股票价值。然而一个隐忧始终存在:随着网络冲突和社交疲劳,这些服务的乐趣和益处一天天下降。

Binky提供了一种对待这种新常态的方式。如果智能手机的问题不在紧跟新消息,而在于操作本身呢?于是我们可以摆脱理解和意义的负担,单纯地滑动、点击与交互就能娱乐和满足。

除了应用操作,Binky的设计也充满了讽刺。APP图像是一个婴儿奶嘴,“权止小儿啼”的意味再明显不过。(拿杨树的黄叶哄小孩,小孩误以为是金钱便满足而停止啼哭和焦虑。《黄檗宛陵录》:“犹如黄叶为金,权止小儿啼。”)

 

 

Kurtz对APP的实用性有信心:开发者的目的就是让用户从下往上滑动屏幕,至于看什么内容完全不重要,评论什么也不重要。重要的是你看了和评论了。通过帮用户节省评论的精力消耗,Binky让智能手机单纯成了行为的媒介而非社交媒体内容的渠道。如此,人们享受操作本身,而不为内容困扰。

除了尼古丁的化学效果,手持烟动作本身也能带来情绪上的效果。智能手机也类似。无论在公交站台或是电梯里,智能手机成为人们避免手指闲置的第一选择。“伪社交”的Binky提供的操作体验正如同有些人没事儿干时会低头看手机,然而他们只是在主屏上左右滑动,却不点进任意一个APP。玩手机的内容和结果不重要,玩手机本身化解了紧张和焦虑,这已是目的。(孙文文)

 

白鑫 本文来源:华中科技报道 责任编辑:白鑫_NT4464
 
关键字:
分享到:
责任编辑:
>> 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   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
匿名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