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热词: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旅游频道 > 旅游攻略 > 正文
一个人游荡在五台山之巅 从无人村到离开五台
时间:2011-04-27 18:06:05    来源: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旅游首页    我来说两句()

个人的游荡之2011五台山--5(无人村奇遇篇)

  这两天忙忙叨叨,还有接待任务,耽搁码字的工作。也因为这一篇,跟之前不同,少了轻松,给我带来一些沉重、思考和感动的情绪,我需要更多的时间。

  让我重新回到那个晚上。

  上一篇言道,我来到一个坟堆迎宾的山村。

  走过坟头,还真来了阵嗖嗖寒风,一瞬间,港台,日本,米国的某类电影场景,全在脑子里出现。

  进村后,路旁偌大几个农家院,冷冷清清,无灯无烟,户门紧闭。连五台山保留节目,看家狗大合唱也都没有上演,因为就没见着活物。试探着绕到几个院门口,开始几嗓子还中气十足:有人吗!有人吗?到后来,只有自己能听见:这~~还~~有~~人~~吗?有~~人~~吗?(介是肥音,你们懂的)我想,如果真找不到有人,就只好翻进一家,找个没锁的柴房,生堆火,裹着睡袋过一夜吧。

  来回溜达,溜达,突然发现有个门是没锁,探进脑袋看了看,一盏昏暗的节能灯(大约5W)吊在里屋中央晃荡。继续喊了几声有木有人,还敲了敲窗户,依旧没有动静。试着推开门,突然一个佝偻的身影就从床上蹦了起来,我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。一位面如土色的老大爷,走了出来。清了清嗓子,跟他说了几句标准的国语,内好啊,哈罗啊。大爷很费劲的听着,指了指耳朵,说了几句方言,大概意思是他耳朵不好。然后不由分说的拽着我,往村尾走去。我手心有点汗,掏出烟来,半天也点不着。

  来到一家在这里算豪宅的院门前,院里架着口卫星锅,屋内还有电视的声音传来:“今天是2011年3月17号,今天新闻的内容主要有!@#!@#!@#@!#”。欧,卖糕的,确认自己灭有穿越。大爷进屋领出两位40上下的大哥,语言大家基本能交流清楚。我告诉他们,是来爬山的,本来是去狮子窝,走错路,想晚上借住一宿。其中一位大哥面露难色说道,狮子窝啊,不远,过了这条河,翻过对面那座山,能找到条路,走一会,远远看到一座塔,冲着那方向走就能到了。我勒个去,天都黑了,过河翻山走小路,还远远看到塔,大哥你这分明不想让我过五更啊。出门在外,寄人篱下,我只得再说明自己的难处,腿伤,鞋袜全湿,走不动了,只是借宿,不吃饭。另外一位大哥,倒是直接,说了句,不行啊,我不敢。晕,我狂晕,我像是打家劫舍呢,还是投胎迷路呢,我自己心里还七上八下呢,还能把您吓到了。老大爷也不跟他们废话,领着我去往了另外一家。

  推门,也是一位大爷,正在灶台前烧饭。两位老人交流了几分钟,驼背的大爷指了指我,大概意思是晚上住这里行不行。主人咧开嘴笑着,可以啊可以啊,还关心的问我吃过饭没有(奇怪,这句话我居然听懂了)。房间很黑,没有灯。大爷姓聂,让我把包先放下,然后推开灶台旁边墙上一扇小门,然我先坐着。爬进小门里,才发现,这里应该就是卧室,一个4米见方的炕。没有不敬与嫌弃,只是给大家重现当时的环境,实话实说,炕上堆满了东西,全是一层黑灰。

  跟聂大爷表达自己多有打搅和添麻烦之意,问问我能帮着干点什么活,大爷就把我按在炕上,让我脱了鞋袜:坐炕上歇着吧,这就开饭,山里没什么吃的,土豆面条你凑合凑合。几分钟以后,聂大爷端给我满满一碗,土豆还有放辣椒。聂大爷一边关心的问我还能吃习惯么,一边从炕上翻出一包方便面,说这个好吃,山外面带来的,一定要给我泡上。我一面感动的推辞,一面让大爷也赶快一起吃。又是几分钟以后,大爷把一碗热气腾腾的方便面送到我面前,让我一定要吃饱。饿,真是饿了,一口气面我全干光,土豆吃了一半。等我转过身来,看见大爷就端着一碗白面条坐在灶台前吃着。我承认自己是个感性的人,这一幕,已经让我有点哽咽。再也吃不下,把方便面和剩下土豆送到大爷面前,坚持让他吃,告诉他面条手艺很好,我已经吃得很饱。吃完饭,我坚持着把碗收拾洗了。

山里也没啥别的娱乐活动,今天这么衰,也不想出去拍夜景。收拾停当,就钻进睡袋,与聂大爷唠嗑。

  大爷今年76,没有老伴,当然也就没有子女,现在身体越来越不好,孤苦伶仃。冬天的山里,除了睡觉什么也干不了,村里人都去繁峙县过冬,到夏天才回来种地放牧。聂大爷在繁峙也没亲戚,守着几麻袋土豆自己留了下来。说到亲戚,大爷说现在就一外甥女,在忻州市,很久木有联系过。他翻出个烟盒纸递给我看,歪歪斜斜的写着几行字,名字我看不清了,下面的数字能看出是个电话号码。电话号码,号码,对啊,我开机看看电话有木信号捏。欧耶,这里居然是满格,雷公同学还有发来贺电,你丫还活着吧?靠,回了俩字,没死。拨好电话递给大爷,他告诉外甥女,一个爬山的大学生今晚住家里(哈哈,我有这么年轻么?)。一边用红花油揉着生疼的膝盖,一边拉拉杂杂陪大爷聊家长里短,一不小心我睡着过去,还是太累了。

  昏昏沉沉,觉得睡袋越来越热,膝盖也觉得烧得发烫,这红花油威力介么大呀。迷迷糊糊,抬眼一看,大爷拿棍支着我的湿袜子和鞋子在炉边,一边还往炕里加柴火,他是怕我冻着。再次感动~~接触现代文明越少的人,越能保持内心的纯净,这个花花世界,都带给了我们什么?默默调好震动闹钟,准备早些起来出发,也许是想赶路,也许是一时不知如何回报这份关照,感恩的心有些沉重,只得尽量少的再麻烦他...是夜,狂风大作,房顶窗户噼啪作响,我睡得安心舒服,身体暖和,心里,更暖。stormalarm响过3遍,看来明儿有可能变天。

  6:50,聂大爷起身打算升火,我赶忙起来告诉他,准备出发到狮子窝吃早饭,让他休息。穿上暖暖的鞋袜,收拾停当,把被褥卷起来放归原位,希望一切如我来时之样。悄悄的塞些钱在大爷枕边,不巧被他发现。聂大爷生气了,拉下了脸坚决不收,嘴里反复说到,你不要给我钱嘛,你不要给我钱嘛...我只能一遍遍解释,打搅了他一晚,还劳烦他这么费心的关照,只是表达感谢的心意,请大爷收下。俩人就跟练太极推手一样在原地推了十来分钟。最后,我说,这是做晚辈孝敬给长辈,一定要收下。转过身,聂大爷从缸里翻出一包台蘑,塞给我,这是长辈送给小辈的。

大爷腿脚已经不好,还是坚持要送我出村。默默环顾小院,记下村口过来的路,因为我还会回来。

  在村口,大爷不放心,说,可惜自己现在老腿不行了,要不就送我到狮子窝。握着我的手,给我重复好多遍去狮子窝的路,再三嘱咐,方向不要错,翻山慢一些,不用着急。

  没有不散的宴席,大爷说:“如果夏天来,有时间就来看看我,如果我还没有死的话”(原话)。半天,我没有说出话,只是用力的点头。

  道别之后,转身目送可爱可敬、步履蹒跚的大爷...我会回来,夏天。

  昨晚狂风呼啸,果然天气变化,黑灰的云层,有要下雪的迹象。准备要翻过的山,据目测高度在300-400M左右,计划1个半小时完成。面对的第一道难题是,过河。这条小河并不宽,河面还有结冰,可并不结实,浮冰之下水声潺潺。绕着河道走了一圈又一圈,希望能踩着乱石堆过去。15分钟以后,7:40,看似接近的对岸,始终未有连接点,时间不等人,万一下了雪,就大事不妙。试探着走走冰面吧,万能的登山杖在前试探,脚底下咔嚓作响,好歹算是有惊无险的通过。

0.jpg

 

1.jpg

爬,向上爬,有些近乎麻木的动作。上山费体力,下山废膝盖,平均爬十分钟我便要停下来休息两分钟,来几口结冰的水,就着硬梆梆的士力架,揉揉撕扯疼痛的膝盖。1个小时过去,望山跑死马说第三次,看似很近却还没到头。万一,到山顶,我看不到传说中的塔,咋办?早上不想麻烦聂大爷给我烧水,身边就昨天剩下的一瓶农妇山泉,饮水大量减少也让我越发不安。树林渐密,雪也渐厚,没过了膝盖,索性一屁股坐雪里。大口大口喘气,看看高度计和指南针,方向保持很好,海拔已经增加了300米,判断着应该快到最高点了。10分钟以后,奇迹发生,在山顶之上,神奇的出现一条公路,应该是打吉祥寺过来的。心中的石头落下一半,剩下一半就是担心什么时候看到狮子窝塔。拖着一条伤腿,在蜿蜒的公路上挪动。不多会,一个塔尖,闪现在密林的缝隙之中。阿弥陀佛,终于平安回归正途。

关键字:大叔,没有,狮子,聂大爷,还有,一个,五台山,分钟,自己,看到
1/3 1 2 3 下一页 尾页
分享到:
责任编辑:
   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
匿名发表